土木建筑网首页 > 学术活动 > 专家建议 > 建筑创作中的城市观

阅读 4633 次 建筑创作中的城市观

摘要:对于参与城市建设的主要角色,如何看待建筑与城市的关系,实际上一直以来都是有很多的经验,但也有很多的教训。所以我们经常看到一些看上去很有创意的建筑,但是反而破坏了城市空间的和谐性。基于这一点,我个人也感到当我们谈到原创的时候,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到原创的基本内涵?...
 
建筑创作中的城市观
 
    这次年会有一个展览,叫原创建筑展,最近也是在很多场合听到原创建筑的问题,总体来讲,我也是觉得中国建筑应该进入到一个原创的时代。但是我多少有一点点担心,我们今天如果在某一种很有激情的情况下去谈原创的问题,我觉得会不会忽略掉一些我们曾经犯过的错误,所以我觉得建筑与城市的关系问题,应该是我们在原创当中不能忽视的问题。从这点讲,我也觉得今天中国城市的发展,在快速的建设当中,问题还是很多的。当然城市是个大问题,就建筑学来讲,我觉得对于每一个建筑师,对于参与城市建设的主要角色,如何看待建筑与城市的关系,实际上一直以来都是有很多的经验,但也有很多的教训。所以我们经常看到一些看上去很有创意的建筑,但是反而破坏了城市空间的和谐性。基于这一点,我个人也感到当我们谈到原创的时候,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到原创的基本内涵?
 
    同时我也认为建筑作为一个综合性服务的行业,也不像一些纯艺术一样,可以谈到个人化的、完全超脱的心理的感悟,或者说是个人情感的表达。实际上原创的基础是非常雄厚的,换句话说,我们不可能切断过往的经验和教训,来谈今天的原创。
 
    我将我们的工作体会汇报一下:第一,我觉得建筑师对城市环境的态度,首先应该是尊重,首先应该谈到作为我们设计的新的项目,是对一个既有的城市环境的新的介入,应当对原有的城市环境、原有的建筑师的工作,应当是一个尊重的态度。第二,我觉得建筑师对城市的公共利益、公众利益的立场,应当是非常明显的,应当是尊重,而且多加考虑。第三,我觉得建筑师对地域性和场所精神的追求,实际上也是从城市特有的环境当中,去发现它的特点,然后来表达在自己的建筑当中。
 
    然后是我们的原则:第一是充分利用现有资源。第二是关注人与城市的关系。第三是不同环境采取不同策略。第四是以发展的观点看待城市文脉。我们经常会走得比较极端,前些年在城市的改造当中,拆除了很多历史建筑,大家有很多的争论,也受到很多的批评。今天,当把旧城的历史文化资源,大家越来越看重的时候,但又不能摸、不能碰,变成了一种非常消极的做法。甚至为了要恢复某一个城市的历史上阶段的形象,大造仿古建筑,我个人认为这是值得商榷的学术立场,我个人感觉应当对城市文脉有所尊重,但是又应当以发展的观点来看待。
 
    在我们工作室的工作当中,我们通常第一是对城市资源信息的收集和分析,我相信所有的职业建筑师都有这样的习惯,一个设计并不是拿一个地形图、拿一个任务书就可以开始做的,而是应该到现场去考察、收集所有的相关信息。第二是在场地限制条件下寻找所有的机会,所有的场地都有局限性,但是又同时带来提示。第三是对功能和使用模式进行再认识,我们经常碰到在一些项目当中,经常会出现一个任务书,或者功能与任务的描述,是非常地传统。如果把建筑向前推进,实际上要考虑到今天生活的变化对原有建筑功能的影响,所以我们每次在讨论一个新的项目的时候,愿意把功能和使用模式重新进行认识。第四,在所有分析的基础上,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整合,一个理性框架的整合,同时又要有一个超越。换句话说,整个的构思,应该来自于一个领袖分析的基础上,做出一个有意思、有创意的建筑。
 
    下面我想结合我们自己的工作实践,介绍几个项目:
    第一个是介绍一下我们在北京做的一个项目,德胜尚城文化小区。这个项目是在北京旧城的边上,在德胜门的起点上,是传统文化和商业结合很热闹的一个地区,这是北京的二环路。对这个地方的设计,实际上按原来的规划,这是一个科技园区,是我们开始在科技园区的规划当中的一个项目。这个场地,实际上历史上是一个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原来的城墙、护城河,在这个位置上,在这个外面实际上是从北京的北部,进城的一些做生意的人居住的地方,所以都是一些比较简陋的平房区,在解放以后的发展当中密度越来越高,形成了很多的棚户。但是当我们按照甲方的邀请,参加这个项目的时候,实际上这个地方已经被拆除了,场地只剩一些零零星星的树,在德胜门城楼旁边已经形成了高架,整个现场的情况已经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我们觉得作为北京的建筑师,在这一个场地上做一个设计,如果我们只看到这条横线,然后看到规划条件,显然可以有很多的解决方法。但是我们特别觉得应该考虑到这个城市文脉的延续,所以我们还是把刚才的规划模型,还有老的图纸上表现出来的历史信息,进行整理、进行分析。可以看到这个地方虽然不规则,但是仍然有很多院落,还有很多的胡同,形成原来城市的环境。我们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当中设计的建筑,也希望能够保持原来的城市格局和脉络。可以看到我们采用了分解建筑体架,中间形成一些建筑之间的空间,这些空间又和原来胡同的位置,也有一些对应的关系。这就使得原来城市街区的感觉,还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保留下来。二是我们也希望整个建筑的布局,能够形成在北京的一种城市的空间结构。我们希望整个外围,因为有城市的干道,旁边又有居住区,空间上像原来的四合院一样。所以我们在布局当中,有考虑这样的一个特点。整个建筑都围绕一些不同大小的院子,院子里面就是入口,门许多朝向街道,而是朝向里面。我们按政府的要求保留了大树,同时又用老材料把整个空间当中的景观和场所的装置进行了处理,使建筑把某些已经消失的地域环境能够表现出来。在这儿,原来的胡同基本上是在这个位置上,现在在这儿开辟了一条斜街,主要的目的是把公共空间和德胜门的城楼对应起来。这样的话,德胜门的城楼就成了这条街的别景,这个空间和德胜门的关系就比较明确。我们做了很多的屋顶花园,而花园又没有按照很常规的花园的做法做,而是把原来的院落、原来的房子以及片段,在这儿做了一些再现,形成了若干院子交织的基地。
这是建成的几张照片,这是面向德胜门的入口,德胜门在后侧大约几百米的地方,这是保留的大树,这是一条斜街,也就是德胜门办公场地的入口,这是一个小的茶室,下面是这一带服务的餐厅。所以我们希望这块能成为现代的办公小区和古城结合的一个影子。再往上走,走到台阶上,可以看到一些片段的老墙,这些地方都是原来围绕大树的老院,我们把一些院墙和宅基地重新搭建起来。步行街,将来作为七个办公小楼共享的空间,底下我们设计了一些开放性的空间,和将来可能经营的商铺。这是从德胜门外的大街上看出来现代的建筑,和我们恢复的建筑之间的关系。我们的建筑沿着城市的主要干道,是比较封闭的,这里是办公室的走廊,外边是封闭的。像北京四合院的墙一样,沿着城市是封闭的状态。在封闭的外墙边上,我们还有一些开口,建筑之间的开口。这些开口,实际上就是原来的胡同,我们把胡同的名字留了下来,作为历史的遗迹。我们在这儿用铜做了整个地方的模型,使在这儿办公的人可以知道城市在这个街区以往的情况,这个模型恢复的年代应该是清朝末年。这是在一棵老树下,看到老的和新的场景的关系。也是在原来场地的位置上,找到一些门楼的位置,当然这些门楼在我们设计之前已经被拆除了,所以我们到其他北京的一些旧货市场和有些搬迁的地方又去找,找一些可以原封挪过来的小城楼,实际上它只是一个装置,没有什么功能,像话剧的一个布景。这样的一个做法,实际上和做仿古建筑的立意是不一样的,我们把它当作一个装置,表现城市的景。我们觉得这个地方如果都恢复成传统,会影响城市的功能和发展,同时这些仿古建筑的本身,使用功能也是受到很大的局限性。我们的做法就是如何相互之间建立一个交融的关系。
 
    这座楼实际上盖好已经有两年了,七栋楼已经销售了五栋,个别甲方进来以后有点不习惯,提出门能不能开在大街上,我们多方解释这是北京的一个特色。
 
    第二个项目是我们在西昌,发射卫星的地方,彝族的一个文化聚集区,在这儿做了一个文化中心和文化广场。位置在川南,川西南地区,靠近云南。我们的项目和发射卫星没太多关系,主要是为彝族做一个文化中心,当然也是为了提高这个地方的旅游价值。对一个地方文化的表达,在以往多数大家都可以想到地方的建筑,但是在这个项目当中,实际上我们通过考察现场,大部分是我们照的照片,但是也有部分是杂志上的。彝族姑娘都穿得很漂亮,但是家里非常地简陋。实际上我们最后把对这个地方城市特色的表达,转向了对彝族服饰文化和工艺品的关注,从中选择一些机会。整个规划是由中国城市规划院做的风景区的规划,由很多单位参加了环湖风景区的改造。广场实际上是火把节广场,彝族月历每年六月底都有一个火把节。我们选择的方法是沿着广场,和自然的土坡,形成一个完整的绿化坡。彝族的火把节,大家都是站在山地中的平地上,载歌载舞,周围的人都站在山坡上看。它的功能是这样,这边是城市,文化中心主要的入口是在这一侧,主要有一个大剧场、两个小剧场,还有电影院、多功能厅。我们做了一些民族工艺品的专卖店,形成了对接,便于文化中心的日常经营。
 
    我们在正东方开了一个口,使广场和日出日落能够建立一个方向性的联系,使这个建筑虽然没有方向,但是和时间、天体有关系。主要立面的演示方法,主要是来自于我们对服饰语言和图形的研究,形成了若干种推导的过程。为什么做这个建筑立面?实际上是朝向东和朝偏南,因为日照非常强烈,有点像昆明,人都晒得很黑。如果朝向过多暴露给阳光的话,里面建筑材料的色彩和质量都会受到影响,这也是我们看到彝族的民居,为什么窗户开得很小,里面很暗,可能和这个也有关系。自然通风的考虑,包括一些技术措施,一些生态的策略也都在这里采用了。
 
    这是很快的速度建成的,是06年的4月份开工、10月份建成,是非常快的一个项目,做工也非常粗犷,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实践。刚才我们说到城市的话题,西昌虽然是个小城市,但是个很有特色的山顶城市。这是剧场,非常大,所以我们外面做了一个金属的网,晚上有灯光,白天银色的金属网也和彝族姑娘的头饰、银器呼应。这地方的气候很好,所以最后竣工的时候,草皮铺上去也还可以。这是花墙,我们也叫滤光器。本来想做彩色玻璃,但造价太贵,后来做了荧光漆。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种对城市空间的营造,以及对自然光线、气候的掌握,同时也能够表达出对彝族同胞的智慧和色彩斑斓的服饰语言产生的呼应。这是晚上的时候,火把节广场,道路还不太够,但是可以看到舞台非常亮的灯。
 
    下面介绍的是在宁波,已经竣工但还没有完全竣工的一个办公楼,在宁波比较偏的地方,原来是一个政府接待的小宾馆,我受开发商的委托,做了这么一个项目。这个地的周围是很好的河道,旁边有一些老一点的住宅。这是宾馆的原状,有一个小的花园,这个花园现在被道路和宾馆切开,所以这部分变成了开发用地,而这边就是住宅。所以我们觉得既有环境很好的居住,同时又有一些城市周边比较低矮的建筑。这边如何考虑和住宅之间的关系?所以我们把完整的办公楼,切成了三部分,使长度和住宅有所呼应。另外,宁波是个水网纵横的很有特色的城市,所以我们在设计当中,在办公楼进口的地方增加了情趣,有浅的水面。这是包括绿化空间和建筑空间的渗透。
 
    看一下照片,办公楼从河道交叉口的地方看过来,这是住宅,这是我们把建筑尽量分解,和住宅的尺度相近。这是站在桥头上,城市的一个界面,路已经建成,这是一个完整的尺度。这是路基,前面预留了一段绿化带。这边是朝向住宅,因为还没有完全竣工,绿化还在恢复,一部分树是保留的,一部分树是重新种的。底下的部分,有一些餐厅,有一些会议,这部分我们用灰色的色调,用砖的尺度,表现出原来一些老街的感觉,这和上面白色的建筑形态是不一样的。
 
    下面一个项目在大连软件园,我们曾经做过几个办公楼,后来业主因为有很多的电脑公司进入这些办公楼,急需要有软件工程师的公寓,所以让我们做小户型,40多平米一户,一个密集的居住空间,但是给的环境非常有限,宽度只有20米,长度有110米。我们在这儿也考虑到因为量比较大,高度要超过周围的住宅,所以我们采用的办法是和周围的建筑,底下这部分拉成一条水平线,我们控制在七层,实际上是在八层。整个空间当中,集合了很多青年人来住,周围没有活动场地,所以我们做了一个运动的公共空间,下面还有城市开放的餐厅,还有成套的小公寓,所以实际上成了三段式的解决方案。底下的平面,主要沿着城市道路,做一些室外的餐座,每一个都是独立的小餐厅。中庭可以有楼梯上上下下,形成了一个立体的社区,同时也解决了上下班大量人流疏散的问题。高区主要是一些成套的小公寓,差不多八十到九十平米一套,这就是一个剖面,餐厅、地下室、中庭、两边的小户型、上面的中户型。里面的中庭形成了一个开放性的社区,所以很多年轻人喜欢在里面上上下下。里面的空间,也是竣工的时候照的,现在都已经开始入住了。周边都是小户型,还有很多的桥,当然也有按消防要求的垂直疏散楼梯,但是年轻人可能更喜欢爬上爬下。在东北地区,也不能做太多的玻璃的天棚,因为节能的要求。
 
    这个项目是在北京的朝阳门,这个项目还在建设当中,但是有些图片可以看。这个地方原来有一个老的四合院,它的周围还有一些住宅,所以整个限制条件非常严格,所以在设计上带来一些问题。这是一个立体控制,变成了一个很复杂的建筑轮廓线。如何在这样的高度严格控制当中,做一个比较完整的建筑呢?实际上也是一个所谓独创性或者原创性的条件。同时,周围的建筑,尤其是中海油总部大楼,它也是原三角形的建筑,微微往外倾斜。所以我们希望在这儿利用一个弧线的空间和它呼应,同时又解决和规划条件相吻合的难度课题。场地非常窄,所以也是造成限制的条件。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高度要求,都是规划经过测算之后给出的条件。这样的做法,实际上也是在城市规划的严格限制条件下,做的一个有创意的建筑,虽然有点怪,但不是很破碎。这部分因为刚刚验收,还没有来得及拍照。这边是二期,这边是一期。
 
    最后一个项目,是刚刚通过规划审查的项目,在天津的响螺湾月亮岛。当时也经过了竞赛,有很多建筑师都有很多有创意的想法,但是一直很难满足政府的希望,也很难满足建筑的功能,最后我们介入。后面是高层办公,前面是开放性的海河,对面是外滩广场,所以之间的对话关系,我们既要和对面有呼应,又要和高层有联系。最后形成的方案就是这样,地下室是很多的车库,地下一层利用和海河的交叉,也有些商业。在地面上主要是步行区,里面有酒店,也有商业,还有电影院。沿着海河有一个滨河广场,形成了一个活力空间。现在这个项目,政府已经通过,但是还需要商业策划,所以环节上有点后置。在朝向内侧有一条人工河,旁边主要是餐饮。
 
    今天我的报告就说到这儿,实际上我们做了这么多的工作,都不是我们个人的事情,而是我们整个工作室,所以我们有一个工作室,有很多和同行交流的场所。我觉得我自己所有的工作,应该感谢工作室全体建筑师的努力,同时也欢迎各位同仁如果到北京,有时间到我们工作室做客。
 
 
 
(本文来源:陕西省土木建筑学会  文径网络:文径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审核)
关于 建筑 创作 城市观 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