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网首页 > 陕西建筑 > 建筑文化 > 浅议安藤忠雄与路易斯·巴拉干设计手法的异同

阅读 7023 次 浅议安藤忠雄与路易斯·巴拉干设计手法的异同

摘要:本文从文脉、材料、色彩等方面探讨安藤忠雄和巴拉干两位建筑大师设计手法的异同。...
 
浅议安藤忠雄与路易斯·巴拉干设计手法的异同
 
李琨
西北综合勘察设计研究院    710003
 
    安藤忠雄和巴拉干都是地域建筑的代表人物,他们都努力使自己的建筑设计表达出独特的思想。国内已有很多篇章研究两位大师,本文主要是从文脉、材料、色彩等方面浅议两位大师设计手法的异同。下面分而述之:
 
1.文脉
    在各自的从业早期,安藤忠雄和巴拉干都或多或少的潜移默化于现代主义,以不同的机缘接触过勒·柯布西耶,创作了一些现代建筑;发展到创作成熟期的时候,他们都只是借助现代主义形式,来表达各自的地域性、民族性和儿时的记忆。安藤忠雄曾语:“我的建筑建立在构成和现代主义形式的基础上,但我把重点放在研究每个作品的场所性、风土、天气、历史与文化背景上。我希望在每个特定的环境中找到建筑的基点。” 巴拉干曾感慨:“我所有作品的根底来自我小时候在父亲大农场生活的记忆。作品里我总是试图把那些遥远的令人怀念的日子里不可思议的魅力融合到我所设计的现代生活里,从村落朴素的建筑中学到的东西是我灵感永远的源泉。”从他们的言行和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两位大师很重视自己的文脉特征和创作风格,浓浓的日本味和极强的墨西哥特色体现于他们的建筑之中。
 
2.材料
    材料的选择对建筑设计十分重要,安藤和巴拉干选择材料都有各自的特点。安藤以清水混凝土为主要的建筑要素,那种纯粹素净的材料特质,西方人极感陌生(安藤的清水混凝土源于勒·柯布西耶的马赛公寓、朗香教堂,但又与其粗糙朴素的气质明显不同)。其实,安藤使用清水混凝土时,也曾经历过一个探索的过程,也曾发出疑问“按照日本人的传统以及对美的意识,所能接受的混凝土的质感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呢?”。历经多次推敲,他得出结论,日本属于岛国,民族性格偏内向,这种混凝土应视觉朴质无华,触觉光洁柔滑。经过多次实验,在用水量、水泥量、钢筋卡件及模板的选择上安藤下了一番功夫,并在完成的墙面上还要喷刷一层硅树脂,用来防止酸雨对建筑的腐蚀。最终,他创造了属于自己语言的混凝土,并且被大家接受并欣赏。这样处理后的墙面看起来超凡脱俗,因此安藤被业界誉为清水混凝土诗人。
 
    而巴拉干对材料的运用在当时是与同时代的建筑师相背离的,他拒绝使用看起来显的“脆弱”与“肤浅”的玻璃幕墙。他曾说道:“但是我认为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对新建筑的探求。比如玻璃的滥用等不适合墨西哥,甚至也不适合其它国家的风土。”他的建筑材料多来源于地方性天然材料,他使用的彩色涂料并非来自现代的涂料,而是用花粉和蜗牛壳粉混合制成的天然涂料,常年不会褪色。另外,他主张建筑材料的运用应该简单、谦逊与平和,要能融入到当地景观中。
 
3.色彩
    看安藤,慢慢地就会有火从心底燃起;看巴拉干,渐渐的一切色彩都会淡去,喧嚣归于平静。安藤是用黑白塑造激情的高手,巴拉干是用色彩营造宁静的专家。但不论是用黑白塑造激情还是用色彩营造宁静,都在意境上远远的高于用色彩塑造激情,用黑白营造宁静的庸手。
 
    安藤以其看似单调的清水混凝土塑造了丰富的空间形态。他早期作品使用的材料多是清水混凝土,几乎没有装饰,看似简淡,其中却蕴含着丰富。其实,这是借助清水混凝土做基色统一了不同的场景,他自己就曾解释道“周围的树木花草、阳光微风已经为建筑空间添了彩,房子的主人也为其增了色”。住吉的长屋可以带给观者这样的体会,在直岛当代艺术博物馆,也可以看到灰色的混凝土呈现出丰富的色彩层次。简言之,安藤作品大多有层次丰富的空间,就如同一张张有层次的素描画一般—他确实在用黑白塑造激情。  
 
    在提到安藤作品素淡的同时,世人也常谈论到巴拉干作品色彩的丰富性。仔细观察他的建筑就会发现,那些色彩要么是墨西哥大地上怒放的花丛,要么是朗朗的天空,要么是那里随处可见的黄土。也就是说他的建筑色彩来自于墨西哥这个大环境。安藤忠雄曾如此评价:“巴拉干的建筑里随处可见墨西哥色彩丰富的大自然和他作为庄园主之子自由奔放生长的记忆。他的颜色是从他生长的故乡带来的心之色。天空之色还原为墙的蓝色,岩石之色还原为褐红—但绝不是简单的还原,而是作为一个创造者辛苦思索,独特表现的结晶。”其实巴拉干的色彩不仅来自于墨西哥独有的大自然,还来自于周围朋友(比如画家瑞斯)给他的启发,和自己对色彩的不懈追求。举个例子,对于确立了他建筑风格的自宅设计,开始几乎以白色为主,以后历经不断的修改——先是一片墙被涂成粉红色,以后又是一片墙被涂成粉红色——最后才是今天满意的效果。即便他应用的色彩不断被人模仿,也只是片断的被人模仿,决没有原来的神韵,原因应该是模仿者没有模仿到巴拉干对色彩的痴迷吧!但尽管巴拉干在作品中用了纯度极高的色彩,但他的建筑世界却相当的寂静平和,他是在用色彩和执着营造宁静。
 
4.光线
    安藤忠雄在截取光线中也颇有心得。早年,他曾参观过罗马的万神庙和帕提侬神庙:“在罗马的帕提侬神庙里,当你眺望从穹顶的圆洞直射到大理石地面的一束光柱时,颇有置身于转动着的球体中的感受,那种具有动感的光与空间的结合在日本建筑中是不曾有的。”经过旅游观摩和建筑实践,他得出了自己的结论,日本建筑的光空间应与西方的不同,它更趋淡柔和谐。他对日本式光空间的领悟在许多作品中都有一系列表现,例如小筱邸、吉田邸、住吉的长屋。在小筱邸中,他设置了匀距而高低渐变的窗孔,来创造和谐的光节奏,仿佛让人看到了穿透日式纸格栅拉门的光线;并且在这灰色空间里,让人体会到了明确的光影关系和日本的传统文化(见图1)。
 
    而巴拉干在吉拉迪住宅的设计中异曲同工地采用了与安藤忠雄类似的手法,他在侧墙开设了匀距而大小一致的窗孔,使强烈的阳光和鲜艳的墙体在内部空间来个偶遇,尽端屋顶还有光束照射着红色的柱和蓝色的墙——在平静的水池中升起一根红色的柱子,阳光在这里直射、折射又反射(见图2)。在这个空间里,巴拉干采用与安藤忠雄类似的光处理手法,却营造出了一个与小筱邸气氛不同的梦幻空间。

5.小结
    虽然安藤忠雄和巴拉干身处的地域和年代不同,在建筑创作上各自的设计思想不同,但他们在材料、色彩等方面类似的心得体会和对事业的执着,给我们很多启发。
 
    尤其在长期的建筑实践中,他们都从自身所处的文脉出发,用现代建筑来表达传统风土;都始终把握自己的原则,没有盲目追随任何主义或者教条。在全球化的今天,在我国建筑界日趋西化的今天,并非代表世界建筑主流的两位大师给我们指出一条蹊径——如何保留自我,如何创造出感人的建筑。
 
参考文献:
[1]任彦涛、李雪玲、周术.墨西哥建筑师路易斯·巴拉干住宅赏析.山西建筑(第33卷第7期),2007年3月出版
[2]安藤忠雄.光·材料·空间[J].世界建筑,2001年2月出版
 
 
 
(本文来源:陕西省土木建筑学会  文径网络:文径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