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3705 次 建筑遗产保护

摘要:针对遗产保护已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这一事实,文章对建筑遗产的现状和建筑遗产保护的实际意义、评价标准以及保护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进行分析,希望通过本文引起社会各界对于建筑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视和进一步的探讨。...

建筑遗产保护

魏秋利1   张建军2

(1.西安建筑科技大学710055西安;2.陕西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710003西安)

1.对于建筑遗产的定义,以及目前现状分析

    建筑是石头的史书。正如温斯顿.邱吉尔所说:我们造就了建筑,而建筑又造就了我们。历史建筑,既是见证前人耕耘的凭籍,也是研究文化的根据。思想与观念的变迁,无不渗透与城市形态和建筑风格之中。建筑遗产,早在六十多年前,梁思成先生就对西化风潮中我国古旧历史建筑的颓萎凋零忧心忡忡。他曾叹道,研究和保护历史建筑,是一种逆时代的工作。然而,历史的进程却证明,先生所代表的那一代文化精英却是走在20世纪的时代前列的,历史建筑必然会与保护联系。由国际纪念性建筑和遗址理事会”制定的国际上第一部关于历史建筑保护的纲领性文件《威尼斯宪章》中提到,所谓“纪念性建筑”,在事实上就是我们中国人通常所说的“文物建筑”,或已被立法的“文物保护单位”;而“遗址”,即是指建筑无存的原址。也可指其周边的历史环境。比之“纪念性建筑和遗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建筑遗产”或“文化遗产”(Heritage)的提法,这一概念似乎更贴切,因为遗产是有所指的,不是所有的老旧的东西都需要保护,有无纪念价值所在。叶如棠在《城市的发展与建筑遗产的保护》中指出:建筑遗产泛指现存的各类有历史价值的建筑物、构筑物、街区、村落、城市的旧城区乃至整个古城。新中国的文物保护工作,始于建国之初。一批批有重大历史文化价值的宫殿、庙宇、府第、会馆以及园林、城墙、古桥等各类建筑物、构筑物,被列为国家级或省、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随着《文物保护法》的实施,这些建筑遗产大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保护。

    一直以来,重点文物建筑因为有国家法律的保护,即使是在“文化大革命”这样的特殊历史时期,仍然不至于遭受灭顶之灾。从事文物建筑保护的学者、专家们、文物工作者们、文物保护第一线的工作人员,为了保住老祖宗留下的这一份珍贵的遗产,已经做到了殚精竭虑。因此,可以说一般的外部力量,对于文物保护事业很难构成特别大的威胁,这也说明我国的法制建设正在进一步完善,文物法越来越深入人心。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克服对于文物古建筑进一步破坏的途径之一,就是尽可能将那些有重要价值的古建筑申报为国家级或省级重点文物保护范围,使这些建筑尽可能纳人法律的保护范围之内。然而,这并不是说我国的文物保护工作已经万无一失了,文物建筑保护工作仍然面临着种种的困境。尽管国家投入文物建筑保护的经费额度在逐年加大,但是,相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文物大国来说,直接用于文物建筑保护的研究与实施的经费仍然是十分有限的。此外,在有限的经费下,是科学的保护,还是盲目的修缮,甚至在文物建筑群中添加一些未经深入研究,既非“复原”也非“再现”的假古董,这也是困扰文物建筑保护工作的问题。

    目前的情况是,一方面文物建筑仍然在进一步减少或损坏,另一方面,对于许多重要文物建筑的测绘档案的建立以及深入的学术研究等方面的工作还远远没有展开。对于国家与省级重点文物单位的建筑物进行全面的测绘记录,建立一整套详细的文物建筑档案,应当是一个迫在眉睫的事情。如何处理文物建筑的 S实性问题,中国等东亚国家的传统木结构建筑,更容易受到自然风雨及白蚁等的侵蚀,是否能够同世界其它地方的土石结构的建筑,在真实性问题上同等对待。因此,探索一条适合这些国家传统建筑特点的文物建筑保护规则非常必要。如在有着可靠的测绘与形象资料的基础上,原地原样复建的古代建筑物,是否还仍然具有历史文物价值。对于有着可靠的时代依据,但是已经经过了后人局部改造的古代建筑,能否恢复到其较早时代的样子等,都是一些需要严格地研究论证,并提出一个较为令人信服的结论的问题。

2.建筑遗产的价值、评价标准;建筑遗产保护的理念、方法与原则

    建筑营造活动 是文明创造的一个主要内容。从古到今,人类文明以创造出难以计数的建筑成就。这些建筑成就是智慧的创造、是文化的体现,是历史的见证,是人类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自身价值与创造力的实现。正是因为这些建筑成就所具有这种特性,所以我们才把它们称之为建筑遗产,它是我们民族文化财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建筑遗产有多方面价值,如历史价值、科学价值、文化价值、使用价值和情感价值。特别是情感价值的作用,它主要包括文化认同心理、历史延续感、国家责任感、精神象征感、意识凝聚力、宗教崇拜等。保护建筑遗产,目的是最大程度地发挥旧建筑的价值,是为了教育下一代。文物建筑是历史的见证人。而任何一个充满自信心和蓬勃向上的民族及国家,都把保护自己的历史文化看成是民族振兴的重要因素。因为在真正意义上,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我们研究历史,不但承认过去东西的存在,并且认识过去东西里的现实意义。借古鉴今,我们保护文物建筑,为的是让下一代,通过了解历史和文化,明了自己对于将来社会所担负的使命和责任,只有这样,才能一如既往地为弘扬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进而促进现代化的进一步发展。

    对于文物建筑的研究工作应当也是文物建筑保护的重要内容。系统地展开对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或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建筑组群与建筑单体的详细现状测绘,真正弄清这些国宝级文物建筑的损坏情况,并留下一份真实可靠的图纸与文件档案,是一件十分紧迫而必要的工作。将这些国宝级文物建筑一一整理研究,以详细图纸与照片的形式发表出来,提供历史文化与科学技术部门进一步的多角度的研究,也是十分必要的工作。建筑遗产不同于一般文物,除了废墟和遗址,有空间的建筑大多是在持续的使用之中,必然地带有历朝历代变动的痕迹,重建后的历史建筑,它的“原真性”如何判定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原真性”(Authenticity)是定义、评估和检验文化遗产的一项基本因素。对原真性不应理解为文化遗产的价值本身,而是文化遗产价值的理解取决于有关信息来源是否确凿有效。按照《保护和修复纪念建筑和遗迹的国际宪章》(简称《威尼斯宪章》),文化遗产作为历史的见证物,希望能够保留建设当初的材料,这对于欧洲的石结构建筑是适当的,当亚洲等地的木构建筑或土坯建筑等,也许就过于苛求了。然而木文化的保护问题同样是非常重要的课题,于是产生了东西方“原真性”问题的讨论与争论。中国建筑历史及理论研究及文物建筑保护的先驱者梁思成先生提出的整旧如旧的古建筑修复原则,是依据了国际与国内文物建筑保护方面的理论的,是文物建筑保护的基本原则之一。在这一原则中间,既有坚持与体现文物建筑的真实性问题,也有建筑艺术鉴赏的美学标准问题。用梁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句形象的话来说,我们应当使古建筑延年益寿,但却万万不能使它返老还童。整旧如旧这一术语中确实可能存在一个隐蕴的含义,是说在修缮古建筑的时候,其中的某些部分。在有充分依据的时候,应该尽可能地恢复到这座建筑物建造之初的那个时候的样子。有关这一“整旧如旧”观点的一个比较著名的例子,是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圣索非亚清真寺。前段时间针对故宫的维修问题,李岚清同志提出了“修旧如旧”的要求,并强调要“辉煌的旧”,不要失去原样,要体现当年的辉煌。这些都是很让建筑遗产保护人士欣慰的事情。

3.建筑遗产保护的灵活性与探索实验:

    随着保护范围的不断扩大,博物馆式的保护方法已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人们逐渐认识到,对一些一般建筑的保护不能也不应该像保护古董那样,仅仅以维持建筑的现状被动地延长建筑的寿命为目的。与此同时,旧建筑的再利用的课题在世界范围内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各国对此相继进行了不同方式的探索。如澳大利亚文物保护的关键法律——l979年制定的《巴拉宪章》的中心内容就有文化意义是地区的生命力所在,一个地区因具有文化意义或是艺术、历史、科学、社会意义以及有利于过去、现在、未来的意义而有重要的价值。适当再利用是近现代建筑遗产保护的必由之路,冻结式或标本式的保存方式,无法适应近代建筑的当代需求。在再利用方面,世界上许多国家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在国内也进行了一些有益的尝试。从1996年起,同济大学常青教授就在研究建筑学的理论与历史问题时开始了建筑遗产对今日影响的研究工作。当时提出了IEtn旧,补新以新的概念。在无锡风土建筑遗产的保护性设计中,通过易地搬迁的集锦式保护和类型学式重构,使建筑遗产以另一种方式保存下来,并使保护与利用统一于历史风俗场景的再现。在背景复杂各异的保护对象面前,如何以辨证的建筑史观和特殊的设计方法来化解矛盾,在保护原则,历史情感和理性务实之间寻找平衡点,还需要从这种保护性实验中去把握。在内蒙古秦直道保护与利用总体规划设计中,我们坚持“严格保护、合理开发、科学管理、提高效益”的原则,重心放在保护工作上,在保护中利用,利用中保护,作到以保护为前提,利用是为保护作补充的,因此在设计时主要分核心保护区、重点保护区和一般保护区三区域有主有次进行设计。我们本着尊重历史的宗旨,使秦直道完整的得以保护,同时又注意开发周边环境的潜在价值,最终得到开发部门和文化局的一致认可。这项工作在进行中得到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文化局的大力支持。

    完善建筑遗产保护制度,首先要从国家保护制度开始。在亚洲,199610月,El本国会通过了对《文化财保护法》的修改,引进了在欧美广泛应用的“登录文物制度”,。我国也实行了文物登录制度。保护制度的完善,最终都要通过立法的形式以确立。地方性保护制度应比国家保护制度涵盖更广泛的范围,同时更加强调整体性。可根据各地的不同情况,形成完整的保护制度。同时应加强公众的遗产保护意识,从各方面来促进保护工作的有效实施。除了法制保障外,推行鼓励和促进建筑遗产保护的公共政策,是建筑遗产保护的前提条件。各级政府应支持和鼓励成立建筑遗产保护的群众性保护组织和社团机构,推进历史保护中的公众参与,实现政府部门与居民的互动,使历史保护成为社会大众的自发要求和改善居住环境的有效途径。建筑遗产的保护与利用将是21世纪建筑学的重要议程。对于以木结构建筑为主的我国大量性建筑遗产,究竟应该如何进行有效的保护及利用?似乎并没有统一的答案,在保护原则与实际操作之间仍存在一定的差距,还有待进一步的实践和探索。

参考文献:

[1]《关于文物古建筑的几点思考》王贵祥《建筑百家言续编》

[2]《文物建筑的科学复原重修不能以假古董视之——兼谈中国文物建筑保护维修的中国特色》罗哲文《建筑百家言》

[3]《历史城市保护学导论一文化遗产和历史环境保护的一种整体性方法》张松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1

[4]《弥足珍贵,大地文章——锬建筑遗产的保护》刘临安《建筑百家言》

[5]《清华大学化学馆扩建设计的文化内涵——也谈历史地段.建筑的保护与发展》程晓喜建筑学报20047

[6]《论近现代建筑遗产保护的制度建设》张松周瑾建筑学报  20057

(本文来源:陕西省土木建筑学会  文径网络:尹维维 尚雯潇 编辑  文径 审核)

关于 建筑 遗产 保护 原真性 的相关文章
上一篇: 重叠.并置
下一篇: 佛教及佛教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