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网首页 > 学术活动 > 专家访谈 > 讲述西府奇人王耀宗设计师一生辉煌杰作及奇葩人生的故事

阅读 174 次 讲述西府奇人王耀宗设计师一生辉煌杰作及奇葩人生的故事

摘要:王耀宗,祖籍河北石家庄。1939年5月生于西安。他曾就读蔡家坡铁中,西安铁一中,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等一个个令人向往的学府。1963年,他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毕业,分配国家冶金部南昌有色金属设计院工作,3年后,他放心不下父母,又从南国大都市调回大西北,就职宝鸡市建筑设计院,一干就是一辈子。 ...

讲述西府奇人王耀宗设计师一生辉煌杰作及奇葩人生的故事 

    有人说,建筑是凝固了的音乐。那高低、起伏、绵延、错落有致的变化,恰似音乐中的序曲、扩展、高潮、延宕,抑扬顿挫,循环往复,给人以激动人心的生命律动。

    宝鸡的楼,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高。他爱楼房,一生设计了无数座楼,看着一座座高楼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心中充满了无比的欣慰。“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一座高楼的新生,一挂炮仗的响起,一桌乔迁酒宴的槲光交错,预示又一个家庭迈向“安居乐业”的行列。幸福的意义不全是房子,但房子却是人幸福的第一追求与目标。

    一个人,一个年近8旬的老人迎着朝阳,步履铿锵,英姿勃发,向我走来。

    他叫王耀宗,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陕西建设建协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兼总工、宝鸡市现代建筑科学研究院院长兼总工。

    知道王耀宗是多年前。那时,我被借调在省建设厅《陕西建设》当记者、编辑。一次省建筑业学会在芷园饭店召开一个学术大会,我去采访。一进会议大厅看到一个专家正在演讲,演讲的主题好像是《新时代、新科技与陕西建筑》。他思维敏捷,学识渊博,论述缜密,阐述了一个重要观点“让现代建筑设计的旗帜迎风飘扬”。那时,大多人发言还爱说老陕话,可他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流利、慷慨激昂,令我很惊奇。他的演讲很成功,受到长时间的鼓掌欢迎。

    事后得知他叫王耀宗,是宝鸡建筑设计院的。我便慨叹,宝鸡还有此等能人。本想和他交流一番,但碍于要采写会议报道,就放弃了。

    今年秋天,市老科协要出一本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书,邀我为他写篇稿子,我便名正言顺接触到了他。

    他很忙,几次相约,终于见面。他虽年近8旬,但腰板笔直,面色红润,几无皱纹,记忆清晰,讲话底气十足,毫无耄耋老人之态。我们很快老朋友般聊起来,一个敬业守诚、卓绝奋进、视事业为生命的高知、学者、专家的高大形象,巍然屹立在我的眼前。

    他,祖籍河北石家庄。1939年5月生于西安。父亲是铁路职员。他曾就读蔡家坡铁中,西安铁一中,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等一个个令人向往的学府。上学阶段,他最大特点就是爱学习。他求学的时代,正是大批个人主义、白专道路的时候,但他却顽固地认为,作为学生不好好学习,怎么对得起父母和国家,将来怎么安身立命?于是,他把学习当作第一要务,学校整天搞活动,他却把书兜里一揣,一有空就偷看,晚上钻在被窝,白天躲到公园,手不释卷。他从小学到大学,担任班级学习委员,门门成绩皆优,外语一直是免试,用现在的时髦话说真正的“学霸”。直到现在,他还能用外语写作,阅读、翻译深奥难懂的外文技术资料。

    1963年,他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毕业,分配国家冶金部南昌有色金属设计院工作,3年后,他放心不下父母,又从南国大都市调回大西北,就职宝鸡市建筑设计院,一干就是一辈子。

    人类通过社会劳动,创造了璀璨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而最主要的创造就是“造物”,而造物的基础要预先设计,即通过创造性的劳动,预先把一种物体通过“合理的规划、周密的计划、以各种感觉的形式传达出来”,于是诞生了一种“有目标、有计划的技术性的创意与创作”的职业设计师。

    建筑设计,不仅要勾勒建筑物的形状、外观、内部施工图,更重要的是一种艺术创作,根据“用户需求、技术和行业规范”,通过设计师的智慧和辛勤努力,构建形式新颖、内容实用、艺术美观、经济和技术切实可行的建筑产品的全过程。

    设计,拼的是科学,是技术,是知识,没有扎实的理论、专业的知识、缜密的思维、大量的实践,根本无从谈起。王耀宗在这方面得天独厚。因此,他走一地,红一地;干一事,成一事;30出头,便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设计员、工程师、高级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经营室主任、副总工、总工、总工兼副院长,一步一个脚印,在事业的大道狂奔……

    那些年,他和他的团队设计了宝鸡人民商场、白云宾馆、华通商厦、宝商大厦、新世纪购物中心。宝鸡哪儿有高楼,哪儿有大型工程,哪儿就有他的聪明才智与汗水挥洒凝结的作品。

    事业的成功,给他带来许多荣誉的光环和众多的社会兼职。

    宝鸡市劳动模范、宝鸡市政协委员、宝鸡市发改委、规划局建设项目评审专家、宝鸡市老科协建筑设计与城建咨询专家、宝鸡市老科协常务理事、建筑专委会主任,宝鸡市土木建筑学会理事长,陕西省绿色建筑战略联盟常务理事,陕西省建筑学会地下基础设施建筑专委会委员,陕西省建筑学会总工程师委员会委员,常务理事,陕西省建筑结构学术委员会委员,长安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兼职教授,陕西省高校建筑结构优秀毕业设计评审专家,陕西省建筑工程招投标评审专家,全国建筑防水工程专家委员会委员……

   《人民日报》、《新华文摘》、《中国经济文化》、《创新与发展》等报刊连篇累牍,报道了他的事迹,宝鸡电视台为他拍摄专题片连续播放12期……

    他用智慧与勤奋书写着荣耀的人生,履历表缀满了灿烂夺目的明媚光华。

    2000千禧年,他“违反国家有关政策,超期服役半年”,光荣退休。因为,单位离不开“王总”呀!

    那是个房地产市场大爆炸的时代,房子快得比菜市场不洗泥的萝卜还快。隅居大西北的三线城市宝鸡,人云“西部大开发,宝鸡到处挖”,绵延数十公里的渭水河谷,到处机声隆隆,人声鼎沸,眨眼间便有高楼耸立,鳞次栉比。

    “王总”退休,众多熟人、朋友、学生,大大小小的老板,请吃的、送礼的、叫“总”叫“兄”的,踏破门坎,挤破头,允以高薪巨酬的,送股份许别墅的,争相邀约,令他出任“董”呀、“总”呀。可一系列的“高官厚禄”,却未打动他的心。

    他有自己的想法。忆往昔,数十年热血贡献国家,可却因种种原因,总感觉自己的巨大潜能还未完全爆发和释放,能否抓住青春的尾巴,做点喜欢的事,再搏一次?

    他的想法得到定居美国、加拿大的儿女反对,可他却铁了心。他一口气成立了两个属于自己的公司。他要用生命的第二青春,再拼搏,再奋斗,实现更大更有益社会的人生价值。

    弹指18年过去。

    他成功了,两个公司经营得红红火火,更为重要的,快80岁的老人,还起早贪晚,精神矍铄,不时空中行,高铁飞,去成都,下南昌,过黄河,飞石家庄,评审重大项目,登讲坛报告,回家来,又马不停蹄,赴施工现场,审图纸,答咨询,还忙中偷闲,搞研究,带年轻人。

    夜深人静,还不忘锻炼。说起来也许有人不大相信,他的锻炼方式也很奇特,整79岁高龄了,却喜欢跳跃台阶,火车站广场,每次半小时,跃数十个台阶,冬夏长青,雷打而不动,一直到大汗淋漓。他说,这是最好的锻炼,能活动筋骨,也能歇歇脑子。跃完台阶,跑步回家洗个热水澡,睡个好觉,次日迎着初升的朝阳,又是精神抖抖的一天……

    他造福人民,造福社会,又抒写着事业的辉煌,享受着人生的巨大快乐与幸福。

    建筑是凝固的诗行。那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疏疏密密、虚虚实实、错错落落的景象,意境幽远,蕴藏隽永,意趣无穷,观一眼,宛如参加了一次火遍神州的央视诗词大会。

    作为一名重量极的“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拿出一流的设计是硬道理。这些年,他以诗的格律、平仄、韵律、意境,传情达意,设计了龙泽国际、金盛锦都、世苑国际、华旗西郡等数十处布局合理、风格独特、意境幽远、品格高尚的作品,这些项目引领了宝鸡设计建设水准,放射着现代、先驱、领航的光芒。

    改革开放,宝鸡建筑企业大量涌现,可设计、建筑、施工、监理、预算人才却非常缺乏,面对这一实际,他克服困难,勇挑大梁,计举办城乡刊授大学1期、土木建筑培训班12期、建筑工程预算员培训5期、监理培训班5期,他亲自讲结构力学、建筑构造、建筑设计等,培训多达3000多人。如今许多人已成为宝鸡市各建筑企业的骨干,有的已经走向技术总负责和领导人岗位。

    他还应邀担任长安大学、陕西理工大学等高校兼职教授,为宝鸡市规划局、宝鸡市城建区、宝鸡市职工大学、宝鸡市铁路职工大学、陕西省二建集团职工大学等担任讲师,讲授建筑基础知识与现代建筑先进理念。

    时代飞速发展,建筑业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新设备层出不穷。在宝鸡每一新事物的出现,他都会捷足先登,弄懂学通,然后召开报告会、推广会。每年至少举办三、四场大型推广会,组织现场参观多次,使宝鸡建筑业技术始终站在时代的潮头。他认为,技术只有在交流中才能提高,在讨论中升华。他还特别重视技术的交流与提高,先后组织“超长桩的应用”“组合钢砼结构”“复合载体桩”“预应力双T板”的应用等36次技术交流、研讨活动,极大地促进宝鸡市建筑业的创新健康发展。

    有人称他为宝鸡建筑领域的“先驱”、“领航人”,我以为,实在不为过分。

    现在许多“专家”徒有其名,遇事不负责任,怕担责任,百姓叫他们为“砖家”。可王总却在关键时刻,拉得出,叫得响,顶得住,负得了责任。群众称赞:是真正的专家。

    2008年5月12日,发生震惊全球的汶川大地震,宝鸡波及严重,许多楼房出现地基下沉、墙壁、梁柱裂缝,城乡居民紧急住进临时搭建的野外防震棚,人们一时议论纷纷,这些受损的房子还能不能住?安不安全?严重的,是拆除还是加固?一时,谁也说不准,人们第一时间想到了“王总”。

    地震当天,询问、咨询、请他去“看一看”的电话此起彼伏。时已70岁高龄的他,首先想到的是教书育人的学校和救死扶伤的医院,想到的是保障人民群众生活的水塔、加油站等重要设施。他当即停止手头一切工作,调集全部力量,检修设备,培训人员,次日一大早即亲自带队,奔赴重灾区。他当天完成3所学校的监测鉴定,第二天又赶赴眉县,一天跑了6个单位,从早晨8点一直忙到晚上9点,回家来又赶写鉴定报告,设计加固方案。那些日子,他顾不得吃饭,顾不得睡觉,就是专程从美国、加拿大回来看望爷爷的孙子、孙女,也难得见上一面。

    陈仓区几栋楼受灾严重,全面封锁,禁止入内,他为掌握一手资料,冒着房屋可能倒塌的危险,亲临现场查看、检测。硖石一中,教学楼墙体梁下有“正八字”裂缝,领导担心学生安全,在操场上搭建帐篷上课,他通过认真鉴定,认为可以安全使用,解除了人们疑团,又回到教室上课。眉县妇保院大楼发现多处裂缝,院方紧急将住院病人撤进临时帐篷,门诊部也停止使用。他鉴定后认为不影响使用,医院又恢复正常秩序。宝鸡市自强中专、宝鸡市荣军医院等单位受损严重,他鉴定后建议搬迁,现在两个单位均已搬迁建成投入使用。

    宝鸡新世纪购物中心,1995年建成,原设计4层,可不几年时间增建到8层,由于多次不同单位设计,不同单位施工,没有保留任何原始及变更图纸,给加固检测带来空前难度。商场找他后,他毅然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几经努力,终于采用新技术和老经验相结合办法,完成了大楼检测加固。

    短短几个月时间,他共为80多家单位检测、鉴定工程200多项,完成报告100多份,编绘加工方案、图纸50多套,有力配合了抗震救灾工作。

    与此同时,他还在《宝鸡日报》以答记者问的形式,就宝鸡市有关震后建筑问题进行解答,又连夜赶写有关知识,编印成册,在社会上发放。陕西省建筑学会看到,非常赞赏,又以省学会名义印发全省,对全省抗震救灾工作起到重要作用。此后,他又根据自己掌握的一手资料,写出了《宝鸡市经历512汶川特大地震灾害调查及建议》的长篇论文,根据存在问题,提出大量实用、有效建议,受到省、市领导高度重视,并以各种形式印发,用于指导全省抗震工作。

    危难之中见担当。他用过硬的技术与专家的担当精神,为慌乱的人们吃了一颗定心丸。这就是一个专家的担当与情怀。他理所当然地被评为全省“抗震救灾先进个人”。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建造家用睿智和聪慧,用汗水和钢筋、水泥、砂石,记录着一段历史的辉煌与风光,凝固着文人笔下无法真实的沧桑历史。

    建筑师的首要职责是服务社会,以自己的一专之才满足社会的需求,绝非仅仅追求个人价值的实现。画家的一幅作品标价百万,即便无人问津,尚可孤芳自赏。而建筑设计的目的是造福人民,建筑物一经建造,通常要使用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建筑师的工作直接影响和改造着城市的空间环境和文化环境。建筑师犹如医师,终生必须学习,要有效吸收和学习各种市场信息,对各类纷繁的社会现象进行积极的思考,要有丰富准确的生活体验。每一个有良知的建筑师,都希望自己的作品打造成城市的地标性建筑。

    然而,在金钱至上、良莠难辨的时代,也有一些设计师半桶水、不结合实际,胡乱设计。为此,国家出台了严格的设计评审方案制度。

    王耀宗担任陕西省建筑工程招投标评审专家、建设项目评审专家,2000年以来,他担任评审组组长,每年参与省、市重点项目可性行研究、初设、专项施工方案的专项评审10多项,他以一个严谨的科学技术专家身份,为双方负责,科学评审,受到广泛好评。

    宝鸡高铁南站投资几十个亿、宝鸡市地下管廊投资50多个亿,都是特大项目,涉及部门多,存在问题多、工艺复杂、技术难度大、责任重大、市上邀请了北京、上海、西安等许多高级别专家参加,领导却推荐他担任评审组长。他废寝忘食,多次现场调研,查看成捆成堆的资料,顺利完成评审,保证了项目的实施。

    经过汶川大地震,建筑抗震设防烈度指标提高到8度,可一些不法公司却不执行。我市一家房产商请外地公司设计,他评审方案时发现抗震标准只有6度,当即指出问题的严重性,最后得知,老板是第一次进军房产,也吓出一身冷汗,双方终止了合同,又请他们公司重新设计。

    评审也不是只为难建设方,而是站在公正的角度,看待设计。眉县有家建筑开发公司,请南方公司设计了方案,因对宝鸡各地地质构造不清楚,套用长江边楼盘建筑做法,地基下要打直径1.2m的钢筋砼灌注桩,每幢楼多花二三百万,他审查后认为地基下就是卵石层,基础开挖到石层即可,完全没有必要做桩基。开发商接受了他的建议,可却与设计公司沟通不畅,他亲自出马,用数据说服了对方。结果整个楼盘竣工后共节省建设资金1200多万。

    这些年,他足遍神州,痕留三秦,任组长、当评委、参加各类工程评审。参加河北、河南、四川、湖北等数10省大型、重点项目评审10多次、省住建厅优秀设计评审多次、陕西省建筑工程设计规范地方标准审定6次、25年担任陕西高校工民建结构专业毕业生的评定25次、参加陕西人保大厦、西安人房、地下管廊、延安博物馆、安康安居、陕西金堆城、西安梦工厂等省内大型工程专家评审20多次……

    每次,他都以一个高级专家的水准和良知从事,从不马虎、应付。

    建筑行业有一乱象,建筑商私自更改设计,有的楼盘竣工了,却并不如人意,有人就怨设计师。这是他心中的一个痛。虽然违反设计是要处罚的,但普遍情况是,处罚成本太低,有的开发商评审通过后,故意违反设计建设,因为他们早算过违法成本,挣的要比处罚的多得多。就这样,便诞生了许多垃圾楼盘,有的居民还把怨气、怒气发泄到设计单位,这实在是一种悲哀。

    四围山水美如画,独立高楼看晚霞。我又一次见到了王总,我们又一次聊起来。

    宝鸡市南面有座山,曰秦岭,高大雄伟,绵延千里;秦岭山下有条河,曰渭河,一泄千里,滔滔东流。宝鸡人多智,聚河为湖,湖曰金渭。王耀宗的办公室位于新建路恒立大厦。“恒”者,“久也”;“立”者,“笔直的站立”“顶天立地”。他伏案久了,站在21层高楼举目远瞧,楼下,是车水马龙的都市,波光潋滟的金渭湖;远处,是苍茫迷漓的秦岭山。这时,一抹夕阳正艳,照在他的面庞,面庞就成了金色,城市也成了金色。这是一幅画,一幅“恒久顶立”的伟岸图画,传寄着无穷的寓意与幽长。

    祝福你,一个大写人生的老人!  文径网络设计整理

    原标题:“西府奇人”讲述年已8旬老建筑设计师王耀宗的奇葩故事

(本文来源:西部新传奇网     文径网络数据中心:刘红娟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方俊 审核)

 

特别提示:本页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版权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