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网首页 > 学会动态 > 建筑科普 > 全球八种颠覆传统突破常规设计理念礼拜堂建造风格

阅读 340 次 全球八种颠覆传统突破常规设计理念礼拜堂建造风格

摘要:在任何时代建造的礼拜建筑往往大同小异,它们的形状、体量、形象和象征意义都是传统的,因为它们需要表明身份——一个让人们稳定、安静和祈祷的宗教场所。但总有些建筑师不愿意循规蹈矩建造千篇一律的教堂建筑,为此我们整合了来自全球的八个建造风格各异的有趣设计。 ...

全球八种颠覆传统突破常规设计理念礼拜堂建造风格

在任何时代建造的礼拜建筑往往大同小异,它们的形状、体量、形象和象征意义都是传统的,因为它们需要表明身份——一个让人们稳定、安静和祈祷的宗教场所。

但总有些建筑师不愿意循规蹈矩建造千篇一律的教堂建筑,为此我们整合了来自全球的八个建造风格各异的有趣设计。

以生命为起点:蛋礼拜堂

由安德鲁·麦克奈尔设计的蛋礼拜堂是韩国的朝圣地,位于首尔以外的一座小山的一侧,是小型的非教派教会的独特典例。

教堂的建造是在罗德岛的布里斯托尔完成的,通过巴拿马运河从布里斯托尔运到首尔。该教堂不仅邀请寻找场所进行宗教仪式的人,而且还创造了一个吸引非虔诚信仰者进入探索的私密空间。

当人们进入内部后,人的身体使水平的窗户光线与垂直的窗户光线相遇,让两个窄窗户之间产生了联系,从而完成形而上学能量和光的交叉:像是人体连接基督教十字架的后臂和手臂。

蛋的形象并不是随意的:它是诞生和重新唤醒的精神象征,是一种赋予生命的媒介。
神圣与浪漫:宴会厅

帕特里克·多尔蒂是一位艺术家,他曾以“Stickwork”系列中弯曲的柳树苗所造的华丽结构而闻名。这次他创造了一个美丽的小教堂,这个教堂看起来像是从浪漫童话中旋转衍生出来的东西。

多尔蒂选取了一种在澳大利亚被忽视的资源——根部像杂草一样四处蔓延柳的树枝干,他通过将其变成一个拜占庭风格的圆屋顶结构,而打造出一个充满乐趣和神秘感的空间,人们可以停留在此安静地祈祷和反思。

物质与精神的模糊界限:墨西哥普世教堂

普世教堂位于墨西哥,库埃纳瓦卡,由邦克建筑事务所设计,是一个私人的,用于冥想的非宗教教堂。教堂本身埋在地下,大部分隐藏在视野之外,人们可以通过围绕的螺旋坡道进入内部。

    与大多数冥想空间一样,设计师将水作为建筑的焦点:用池塘构成屋顶,在中心位置有一个洞眼让经水过滤的阳光进入室内,该空间被分离的玻璃束围合,使空气流过其内部,同时也是与外部植被和天空的视觉连接。

普世教堂是一个和平,平衡的建筑物,它跨越了物质和精神世界并且在两个世界都拥有一席之地。

可见的时间轨迹:京都琉璃寺

位于日本的京都琉璃寺由本土事务所Takashi Yamaguchi&Associates设计,像普世教堂一样,琉璃寺同样位于地下。设计突出了虚空与祈祷和朝圣行为的关系。

建筑师试图将自己的设计叠加在过去的建筑元素上,不仅能感受到时间的流逝,更能使这座寺庙更加与众不同。

一个由磨砂玻璃构成的天井竖向贯穿了新建筑。就外观而言,这个玻璃天井就像是一个虚空间,但从建筑内部看,它就是一个采光体。因此,虚空间和建筑体量之间的关系被反转,就像是在室内外空间之间穿梭。柔和且均衡的光线透过磨砂玻璃扩散到整个室内空间。

不同种类的光线穿透建筑物顶部的透明玻璃,在建筑内部形成一种对比的表达。所有进入建筑的光线都在白色的内部空间中被放大,从而消除了空间所有的形状和轮廓。建筑师通过这种形式的空间改变了朝圣者者对虚空的体验,模仿了在奉献场所寻找某些东西的行为。
    传统与创新:乌克兰木质教堂

乌克兰木质塔状教堂由乌克兰的Rds Brothers设计,在偏远森林中的位置使这成为一个有益的朝圣目的地。

建筑内部的墙壁以10°的趋势轻轻的倾斜并扭曲,在顶部以八角形的形式旋扭结束。

底部水平的开窗将外部的景色引入教堂之中。是一个异想天开,充满吸引力的避难场所,即使是非宗教信仰者也会到此寻求宁静或生活窘境的答案。

无差别信仰:失落的松树教堂

这座宗教间避难所位于德克萨斯州中部一个美丽的湖畔森林中,是一个让来到幼童军营地的游客聚集,反思和冥想的地方。雪松材质和露天结构的重复使它看起来像是在更大的自然场所内呼吸。

项目俏皮的铰链形式赋予了建筑一种可随时改变的感觉,也正契合了其为不同宗教共用的特性。教堂由重复的木块建造而成,从地处到高处不断精简。由于从低层到高层木块不断变窄,上面的木块相互隔离,因此可以在空中随风移动变形。这种移动是随机的,当移动发生时教堂便与周围的森林产生了联系。

框架的转动给了建筑流动感,与上面湖中水的移动产生联系。这样的转动使建筑给人一种感觉,让人觉得它能变化并像一个露天电扇或者铰接式玩具那样不断变化。其易变性与此多宗教教堂的概念相互联系并加强了这种感觉。

由于这栋建筑的使用者中会有很多孩子,清晰的家住结构将成为一种指导工具并激发这些幼童军对于建筑的兴趣。
    打破原有形式:克劳斯教堂

彼得卒姆托通过布鲁德克劳斯菲尔德礼拜堂,展示了一座建筑物如何不强行遵循任何形式的先入为主的观念,在这种情况下,小教堂可以创造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反思体验。

卒姆托这个礼拜堂是献给克劳斯兄弟的,他是瑞士国家级的主守护圣徒,生活在15世纪的奥布瓦尔登州。克劳斯兄弟也是在瑞士民族国家历史上很重要的一位人物。

设计师从历史背景出发,目的是创造小尺度但并不压抑的精神性空间。他用112个树干制造了一个框架,先用混凝土覆盖再用火灼烧墙壁,就得到了一个被熏黑的烧焦内部立面,创造出一个黑暗,多面的背景以承受人们在这个避难所的一切想法。而从外部看来建筑就像一个充满力度的雕塑。

向着回忆朝圣:“垃圾教堂”

或许在他们所有人的创造性尝试中,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文斯·汉尼曼(又名垃圾王)是最大胆的,他用数吨的垃圾——废弃手机、玩具、CD、珠宝、废金属建造了一座大教堂。

1988年,20岁的文斯·汉尼曼开始修建这所垃圾大教堂,收纳的废弃物品从啤酒招牌、旧打字机、废弃邮箱到自行车零件无所不包。30年过去了,现在教堂有约60吨的垃圾,早已堆过了6米高。

不夸张地说,垃圾大教堂可能记录下了人们丢弃过的一切,走进这里,感觉就像是在人们过往的生活记录中漂流。垃圾大教堂对于建造者文斯来说,就像孩子堆沙堡一样,只是为了好玩,既不是为了寻求公众的关注,也没有打算创造真正的艺术。不过,他的怪癖也赋予了这个项目以一种媚俗的魅力。

虽然他们的设计可能接受来自宗教灾难式的嘲讽,甚至会让人们所珍视的社区中心消失。但正因如此,这些敢于接受挑战,设计非传统类型学的礼拜场所的建筑师才被称为是一类大胆而勇敢的人,也是这样突破常规的设计代表着建筑永远在不断前进的路上。

以上信息由CCRRN文径网络设计整理

原标题:8种礼拜建筑的全新可能

本文来源:世界之旅网     文径网络数据中心:刘红娟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方俊 审核

特别提示:本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版权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