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网首页 > 陕西建筑 > 建筑文化 > 解读中国建筑文化传统

阅读 3512 次 解读中国建筑文化传统

摘要:本文分析了中国建筑文化传统的三个方面,即“末”与“本”、“多元”与“一体”和“道”与“象”,提出中国建筑文化传统是一个多方面系统,并试图从反求诸己的过程中真正实现文化传统的“传承——转换——创新”。...
 
解读中国建筑文化传统
 
王沁冰
上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学专业本科生
 
    中国具有5000多年深厚的建筑文化传统,中国古代建筑在世界建筑史上写下了辉煌的篇章。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近百年来,封建思想意识的落后面,工业化的滞后加上外敌入侵和军阀割据混战,使国力衰弱。在外来文化面前,古老的中华传统建筑文化,在整体上变成了弱势文化。从近代的民国时期一直到今天,中国传统的建筑文化没有很好地完成“传承——转换——创新”的过程,没能在整体上将传统的建筑文化转化推进成强势建筑文化。难道中国建筑文化真的成为弱势文化,处在危险的边缘?在燎原的全球文化下,就如此一蹶不振?面对中国如此蓬勃的建设形势,除了吸取西方所长外,就如此碌碌无所作为?我们不能不反求诸己。
 
1、“末”与“本”
    中国古典建筑与传统文化长期以来已形成了一套比较成熟默契的关系,然而当代文化与新建筑之间尚未建构出类似与传统文化与古典建筑之间那样相得益彰的“本”“末”关系。因此,如何使当代文化融合传统文化并能植入到新建筑中是值得思考的。这样的思路就是要求在思考中国建筑传承与发展问题时,应首要关注传统建筑文化的内在层次。中国建筑文化乃是由外在形式,即“末”到内在精神,即“本”共同构成的系统整体。取“本”才是传统传承的正确之路。若仅把建筑传统局限于斗拱、大屋顶、四合院这样的外在形式层次,其只能得传统之皮毛而遗弃了真正有价值的内涵,又何必要冠以“文化传统”这样厚重的词汇?又不得不提冯先生的方塔园,他沿用了庑殿式民居弧脊屋,玩味了古典园林的传统意趣,延续了超越塔园之外在地区层次上的文脉,堪称“本末兼备”的典范!
 
    陈寅格先生曾指出:“今则凡留学生,皆学工程实业……而不知实业以科学为根本,不揣其本,而治其末,充其极,只成下等之工匠。境遇学理,略有变迁,则其技不复能用。所谓最实用者,乃适成为最不实用。至若天理人事之学,精深博奥者,亘万古、横九亥而不变。凡时凡地,均可用之。而救国经世,尤必以精神之学问为根基。”这正是强调了传承文化重在取神,中国建筑文化传统的传承也要有此态度观念。
 
2、“多元”与“一体”
    虽然中国建筑文化至今也未能很好的“传承转换创新”,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中国文明能传承数千年不断,而古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古印度等其他文明古国大都已经中断不传。这个问题涉及多方面因素,提出此问题的李学勤先生认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文化具有极强的包容性,因而为中国文化带来更强更绵长的生命力。“一体”由大一统政权和礼教制度加以双重保证,与此对应的“多元”则多依赖于包容性和调和性的民族特征。“一体”与“多元”二者缺一皆不可能真正理解中国建筑文化传统。
   
    “多元一体”使中国建筑文化呈现出“和而不同”的形态特征,使中国的建筑在“一体”的风格下有更大的灵活性。在《华夏意匠》中,李允鉌比较了中国与西方建筑设计思想的差异“在中国传统的设计思想上,对一切的房屋、车服、礼器等的制作都是采用一种灵活性很大的通用式设计(all purpose design)……自古以来,人类对物品的设计不外乎基于两种方式:一种是‘通用式’……一种是‘特殊式’……在现代工业生产中,前者称为‘制成品’(ready made),后者称为‘订制品’(made to order)。在历史上,西方建筑设计采用的是‘特殊式’,中国建筑设计采用的是‘通用式’”。李允鉌认为中国建筑的特征是“通用式”和“制成品”,与之相对的是西方建筑的“特殊式”和“订制品”特色。若把“订制品”比作“量体裁衣”,那么“制成品”则似“成衣”。而今天,有人对此说法进行了部分补充与修正:实际上,中国传统建筑并非像成衣一样是完全的“制成品”,而是介乎于成衣与量体裁衣之间,它较之“成衣”有更大的灵活性。
   
    “多元一体”还体现在以模件化的建筑法式。中国建筑体系是由斗栱、开间、建筑、院落和城市这五个“依次递增的层次”构成,这样的建筑体系是由于土木这一基本材料的物理属性的限制,因为木构架建筑体系无法向超长的高度发展,因此走上了模件化的建筑道路。以斗拱的斗口为基本模件单位,进而延伸至开间,扩大至房屋建筑,有组合成院落,从而形成街坊以至城市。因此中国传统的城市面貌总是能给人“一体性”的特征。
   
    大多数当代人对建筑的态度是,建筑应该是被单独设计出来的,要求每个建筑都应该具有自身特色和创新性。这种思路可称为“量体裁衣”式,它易于具有多元特色,然而建筑之间的“一体性”则大打折扣。
 
3、“道”与“象”
    中国建筑文化传统的精髓就体现在一个“道”,由“道”成“象”。
   
    汉宝德先生认为中国民族并没有经过西方式的思想的、宗教的、哲学的反省,甚至文艺复兴式的自我扩张的历程。于是,不难发现中国人的理想是没有上帝和法律,而是在宇宙中,由其本性的内在趋向,于全体的循环中欣然贡献自己的功能。万物都被纳入到一个结构体系中,皆不相互施行作用,它们只是在一个和谐的意志下共同活动。正如《易·系辞上》的“通其变,遂成天下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可以这么说,建筑本身就是一种“象”。以数取象,以象喻理,以理成境,这些原则都强烈地灌注于建筑营造设计之中,达到和谐有序,情理相融的艺术感染力。从这个角度来看,“道”的全部观念就是指导中国建筑营造的数理哲学,即中国建筑文化传统最为内在的思维模式。
   
    中国的传统建筑如住宅作为“阳宅”采用“阳数设计”,先秦典籍记载建筑等级要求,以横向三、五、七、九开间的奇数展开,高度尺寸也按等级以奇数决定。帝王大朝金銮殿号称“九五之尊”,则取阔九间、深五间为建筑最高规格。惟一例外按偶数设计的是藏书楼,如文津阁、天一阁,取开间六、层数二,是依据《易·河图》“天一生水,地六成之”的思想确定设计原则。至于北京城市规划,天坛布局与个体设计其应用数理象征主义手法更是达到极高成就。正如路易·康所认为的一件杰出的建筑创作一定从无可量度开始,当其在设计着时经由可度量的手段,最终达到无可量度。
 
    中国建筑文化传统是一个多方面的综合系统,它们之间相辅相成。当在写这篇文章时发现对于文化的传统我们始终面临着很多现实问题,需要从多方面进行思考。对中国建筑文化传统的把握应该挖掘得深,“末”通常只是传统建筑的文化符号,要形神兼备,还要在其他方面下苦功,正所谓形易求而神难得。我们对中国建筑文化传统的学习不能离开其“本”与“道”,否则对传统的学习将只是表面的文章。对于新一代建筑师而言,不仅要创造所谓“新建筑”,更重要的是要有意识地传承“建筑文化系统”。
 
参考文献
[1] 周榕.时间的棋局与幸存者的维度.时代建筑,2009/03
[2] 冯纪忠.何陋轩答客问.时代建筑,1988/03
[3] 李大夏.路易·康.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4] 李允鉌.华夏意匠. 天津出版社
[5] 曹春平.中国建筑理论钩沉 .湖北教育出版社
 
 
(本文来源:陕西省土木建筑学会  文径网络:文径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审核)
 
关于 中国 建筑 文化 传统 的相关文章